loader image

陈佐彬创意无限 跳脱框架的束缚

地产人物
People


凭着对房地产法律的精熟掌握、对房地产投资的独特见解,加上敏捷犀利的口才,说陈佐彬是马来西亚房地产法律界的“骄子”,一点儿也不为过。
在大部分房地产座谈会、研讨会、讲座或论坛上,经常可以见到他充满自信而又不失个性的身影:随兴不羁的发型、风格时尚的穿搭,站在讲台上,妙语连珠,挥洒自如。原应是沉闷枯燥的房地产法律,从他口中说来,时而像一场足球赛事般紧张刺激,时而又像一本武侠小说般精彩绝伦。
陈佐彬的出现,完全颠覆了人们对律师的刻板印象!
成长篇 》
享受舞台 演绎自信

或许,看到他今时今日的成就,人们对于他自小便是品学兼优的学生、曾参与舞台剧和广播剧、是讲故事及演讲比赛的常胜军、是学校巡察团的领袖人物等等,都不会感到丝毫讶异,认为这是必然的因果。
只是,任谁也没曾想到,少时的他,内心深处也曾隐藏着一丝自卑情结。
3岁那年,陈佐彬和弟弟随父母从槟城迁居首都。父亲是一名忙碌的生意人,经营一家制衣厂,原本也算是小康之家。奈何,一场亚洲金融风暴来袭,生意大受打击,家庭收入骤减。
当时,他和弟弟课余时间都需要到厂里帮忙,他负责剪线头或摺衣服,弟弟则帮着熨衣服。每当同学或朋友邀他外出,他只能婉言拒绝,一来没有多余的时间可消遣,二来也没有多余的金钱可花费。年少的心灵,不免自卑脆弱,寡言内敛。
唯有舞台,给了他张扬个性的空间。只要站到舞台上,他便能摆脱心灵的枷锁,尽情挥洒才情。
“由于平时没有太多时间交际,所以只要一有机会参加课外活动,我就很投入。我很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,舞台给了我一个‘角色’,并不是因为我很有自信,才去演绎这个‘角色’,而是因为这是一个很有自信的‘角色’,而我必须演绎好这个‘角色’。”
曾经,陈佐彬也像其他许多小男孩一样,梦想长大后要当一名有型的篮球员,或者一名帅气的飞机师。然而,在他五、六年级时,在父亲一名律师好友的循循善诱下,他亦在心中埋下当律师的种子。
只不过,由于从小热爱舞台,也擅长舞台设计,中学时期更因为创意点子源源不绝,成为学校“御用”的舞台设计师。因此,他一直以为自己最终会朝广告设计或大众传播的方向走下去。
面临抉择 知所进退
直到中学毕业后,真正面临升学与职涯发展的重要抉择时,陈佐彬也像许多传统华裔家庭一样,背负着父母“望子成龙”的期许。父亲希望儿子能够选修医科,将来当一名医生,光耀门楣。
陈佐彬不想忤逆父亲,但他也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,于是,在积极搜寻升学资料后,他对父亲逐一分析,选修医科和法律系的利弊,最后说服父亲让他往法律的道路前进。
进入学院后,他依然十分热衷于参加校内活动、加入各种组委会,甚至凭着一纸A LEVEL证书参与了律师资格的法律辩论比赛,以初生之犊不怕虎之势,一路攻到半决赛。
然而,他很快便发现,自己对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已然失去兴趣。在他心目中,大学应该是要通过各种学术辩论,激发学生的思维和思考,而不是一成不变,死记硬背,把成千上万的法律条文及晦涩的专业术语硬塞进脑,用来应付考试的“填鸭式”传统教学模式。
兴味索然的他明白,出国深造是最好的选择。为了不为父母增添压力,当时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打工的陈佐彬,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板。
老板见这个只有19、20岁的年轻小伙子如此上进,虽未答应出钱助他出国留学,但却允许他使用办公室内的资源,包括电脑、电话、传真、打印、纸笔、邮票信封、杂志刊物等。

自我争取 突破桎梏
几经思考后,他为自己草拟了一份形同“卖身契”的合约。内容主要是:任何人或单位若愿意为他提供助学金,他就愿意为对方打工10年。合约拟好后,他打印了400多份,先签署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随同履历表,一同寄出给大马股票交易所(BURSA)当时所有400多家上市公司,以及国外一些公司机构。
寄出的信大多都石沉大海,仅收到大约10%公司的回函,无奈都是婉转拒绝。一天, 老板告诉陈佐彬, 澳洲有一家创办不久的邦德大学( B O N D University)正在进行奖学金甄选面试,让他去试试。面试后,尽管他同样获得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却未达到奖学金的标准。
不轻言放弃的性格,造就了他无坚不摧的力量。他深知,坚持下去未必成功,但一旦放弃,必败无疑。
那时候,互联网刚在马来西亚兴起,陈佐彬借友人的电脑上网,找出邦德大学教职员的电邮地址并寄出感谢函,并在信中提及邦德大学当时尚未向公共服局(JPA)注册,而无法获得本地银行的国外大学贷学金。
“我向对方说,虽然自己因经济条件有限,错失良机,但也希望将来其他人有机会申请贷学金,前往该大学深造。为此,我毛遂自荐,愿意免费帮忙该大学向公共服局申请注册,并已取来申请表格,把会填的部分填好,只剩一些未填资料及所需费用,就可以提交申请。”
峰回路转 柳暗花明
寄出的20多封电邮,只有两人回函。一是当时面试他的教授,一是该大学董事会的董事,皆对他的热心表示感谢。原以为一切尘埃落定,没想到过了数周,陈佐彬却意外地再次收到邦德大学的电邮。校方表示愿意提供他一半的奖学金,希望他前往就读!
陈佐彬当时又喜又愁。尽管一名舅舅同意借他另一半的学费,但仍缺了路费和生活费。这一次,他终于向父亲开口。
父亲带着他搭火车回槟城老家,把他即将出国深造的消息告诉所有亲朋戚友,众人纷纷封红包以示祝贺。就这样,他凑够第一个学期的生活费,父母又掏钱给他买一张单程机票,把他送到了一洋之隔的澳洲。
“这是我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转捩点。我曾经被拒绝了无数次,碰了无数次钉子,我有无数次可以放弃的借口,但我并没有这么做。我凭自己的想法和毅力达成了梦想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。过去一直有点自卑的我,第一次发现自己确实是可以的!我开始接受自己的好与不好,也开始学会去对自己好一点、爱自己多一点。”
 
(文章未完,全文请阅第46期《大马房地产》杂志)

0
    0
    Your Cart
   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