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55期屋托邦:文本风景】 纽约筹建低线公园 打造世界首座地底公园

utopia4-01
想要在寸土寸金的美国纽约市,找寻土地兴建一个大型互动式绿色空间,似乎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但纽约有一座废弃了近70年的老车站,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座地底公园,也就是目前正在如火如荼筹建中的低线公园(The Lowline Park)。
位于纽约曼哈顿地兰西街(Delancey St.)和埃塞克斯街(EssexSt.)交界地底下,有一座自从1948年结束营运后,便一直闲置废弃的威廉斯堡电车站(Williamsburg Trolley Terminal)。该店车站的面积大约是6万平方呎。
经过近5年的努力,雄心勃勃的低线公园计划,终于在今年7月获得纽约市政府有条件的初步批准。该市经济发展局(EDC)代表在第三社区委员会的会议上宣布,在接下来的1年中,低线公园计划必须筹得1000万美元(约4136万4500令吉)的款项,并提交6万平方呎的原理图计划,方能实现“一个强大的社区参与计划”。
两个朋友的奇思妙想
这个专案的发起人之一,是毕业于耶鲁大学的詹姆斯·拉姆齐(James Ramsey)。他是在2009年听到一位在纽约市交通管理局工作的朋友提起,地兰西街下面有一个自1948年开始就没用过的电车中转站。
詹姆斯在耶鲁大学念建筑时,拿了贝茨奖学金去欧洲学习,见识很多大教堂里光线的设计。毕业后,他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。之后,他在大小建筑师事务所兜兜转转,直到他开始在帕森设计学院教书,才慢慢做起了自己的项目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发明,比如用太阳能驱动的风扇打造现代鸡笼。
詹姆斯对地兰西街下面的这个车站念念不忘。他开始琢磨如何让太阳光照到地底,让这片废弃的地方也能长起花花草草。
他的好朋友丹·巴拉施(Dan Barasch)在纽约市政府当过公仆,也曾在谷歌任职市场运营。当时他正想着如何在纽约的地铁系统里,放置更多的艺术品。
一天晚上,两人喝高了,把各自的想法拿出来一通胡扯之后,决定认真地进行这项地底公园计划,好让在纽约这个混凝土丛林里生活的都市人,带来更多绿色的空间。
把太阳光打包过滤
经过两年的研究、准备和筹划后,这项计划终于在2011年正式向公众发布。专案最初按照街道命名,即 “地底地兰西”(Delancey Underground)。
专案使用詹姆斯发明的“远程天窗”技术,在地兰西街的地面上,立起很多像向日葵一样的电子设施,用凹面镜迎着太阳的方向走,把阳光集中收起来。
这些阳光将通过光纤电缆输送到地底,过滤掉有害的紫外线和过度的热量,只保留光合作用需要的波长,满足地底植物的生长需要,同时保证空气流通差的地底空间里,温度不会过高。
2012年2月,他们在Kickstarter的群募网站上开始筹款,3300余个支持者给他们提供了15.5万美元(约64万令吉),是当时Kickstarter平台上,给城市设计专案筹钱人数最多的一项。
之后3年余的时间,他们向私人金主募集了更多资金,并用20万美元(约83万令吉)建了一个可向公众开放的Lowline实验室,以证明若能高效地利用采光、浇灌和气温控制方面的新技术,就可以在地底养活50多个不同品种的3000多株植物。
低线能否再创奇迹?
随着专案推进,名字也慢慢被称为低线公园,呼应纽约另一个成功的绿色空间专案——沿着曼哈顿岛西侧延伸的高线(High Line)公园。
高线公园于2009年向公众开放,是由一条废弃的高架铁路改建成的空中花园走廊。从14街到34街,一路花花草草,可以走走停停,看看城市的天际线或者哈德逊河景。
高线公园每年吸引500万游客,推动沿线房产价格节节攀升,也开创了新的公私合营模式。公园的非营利开发者可以与私营的企业或个人投资者达成协议,投资者前期投入资金建设绿色空间,可优先获得周围房地产的所有权、租赁权或经营权。项目完成后,投资者可以通过周围房地产的增值回本和获利。
然而,这个模式对低线公园还不一定适用,因为现在也还不确定,这个地面上看不到的地底公园,能对周围的房地产价格起到多大的提升作用。
纽约市政府7月时宣布,地兰西街下面的这一片土地,目前并不具备什么商业价值,因此可以免费转给低线公园,但市政府同时要求,低线公园的团队要在接下来的1年内,筹集1000万美元的资金,同时开设10至15个社区会议讨论设计方案,并且向政府提交一个详细的设计方案,才能进一步获得审批。
一切才正要开始
低线团队希望项目可以在2 0 1 9年开工,2021年竣工并对外开放,预计整个项目完成需要8300万美金(约3亿4333万令吉)左右。市政府目前还没有承诺任何对该项目的财政支持,但团队仍十分乐观以待。
在过去,他们都是依靠私人捐款和投资,很多潜在的投资者或多或少都怀疑项目的可行性。随着市政府同意拨地,也算是对项目的一种认可,所以团队希望未来可以拿到更多捐款和投资,包括向各级政府正式申请拨款。
在一个快速发展的城市,总是要不断地解决时间和空间上的很多冲突,包括如何处理历史遗留下来的老旧设施,以及如何在拥挤的空间里挖掘出一些给都市人喘息的绿色空间。
纽约是幸运的,因为之前已经有了高线公园这样的成功案例,而低线公园这个项目接下来几年的计划和执行,也将给世界各地想要利用新能源、立体化发展绿色空间的城市,带来更多的参考经验。

0
    0
    Your Cart
   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