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er image

【第51期封面故事】市场篇:日租民宅大举抢滩 中小型酒店业务大受打击

不难想象,当住宅作为日租的市场蔚为风潮,愈发风生水起时,对传统酒店与旅馆业,尤其是中小型酒店所形成冲击就越大。
根据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最新发布的数据,截至去年,前来我国旅游的游客人数与登记入住旅店的游客人数不成正比,当中有5%的游客没有登记入住酒店。
换句话说,若以大马去年年初至11月份迎来2570万名外国游客来换算,就有128万5000名游客没有登记入住酒店。这些没住酒店的游客,极有可能大部分都通过时下最夯的网络短租房平台Airbnb或日租民宅(Housestay)租房了。
这对中小型酒店业者而言,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无可避免的浪潮
大马中小型旅店公会主席梁沛根在受访时指出,虽然目前只有区区5%的游客流向Airbnb和日租民宅,但他相信,这种新兴的网上租房服务和日租民宅将会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趋势。
“在今日的数位时代,数位营销已蔚为潮流。Airbnb和Housestay对中小型酒店业者带来的冲击,正如同我国德士业者面对Uber、Grabcar等网络招私家车抢滩是一样的。这个趋势也是我们无可避免的。”
他强调,追求4星级以上的服务和设施的游客,一般不会选择日租民宅。因此,日租民宅对3星级以下的中小型酒店业者的影响最大。据中小型旅店公会保守估计,因为日租民宅的崛起,导致同业生意额至少下跌了20%!
大马中小型旅店公会中委何锡财也透露,有不少业者的生意额甚至下跌了30%至40%;有些业者更因为成本加重,生意额暴跌而无奈结业。
业者有苦无处诉
面对Airbnb和日租民宅的大举抢滩,中小型酒店业者可说有苦无处诉。梁沛根表示,该公会在过去3年已多次向旅游部反应,但至今都没有下文。
然而,其他国家如邻国新加坡和德国首都柏林,都已对那些将住家经营成日租民宅的业主,开出不同的条例和管制。
例如,新加坡下令Airbnb的屋主必须向政府申报收入情况;德国柏林在5月1日起生效的一项新法规要求,屋主透过如Airbnb、Wimdu与9Flats这类网站只能出租房间,不能将整间公寓或屋子出租,违法者最高将遭重罚10万欧元(约45万8622令吉)。
虽然日租民宅的趋势无可阻挡,但大马中小型旅店公会仍希望政府能意识到这一问题。
他指出,不只是吉隆坡,我国东海岸和国内其他二、三线城市,不乏许多屋主将空置的屋子充作日租民宅出租,而且行之有年,地方政府对这些屋主却迟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
“地方政府规定中小型酒店业者必须要有营业执照,要不然就会采取行动对付;反观政府却没有管制这类日租民宅业者,对有缴纳各种税款的同业们来说,非常不公平。”
日租民宅缺乏监督管制
尽管如此,何锡财也强调,两者之间其实没有谁是谁非,端看租客本身的需求,以及能够承担多少的风险。
梁沛根也抱有同样的观点。“坦白说,如今经济确实没有很好,日租民宅因为租金低廉,自然吸引不少想要节省住宿费的游客。”
谈到风险方面,何锡财表示,由于缺乏管制,租客在入住日租民宅时,所需要承担的风险相对更大。
他举例,日租民宅租客往往并不知道屋主或管理员,还有将其他房间租给哪些人,所以对单身女游客来说,是存在不方便和潜在的危险。
他曾经为了亲自体验日租民宅的过程,而通过Airbnb在槟城的关仔角,租下整间公寓单位。
(文章未完,全文请翻阅第51期《大马房地产》杂志)

done

0
    0
    Your Cart
   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